如何平抚心灵克服创伤后遗症: 第一篇B章:自救意识

冷静镇定乐观, 心乱了什么也都乱了

无论你的创伤导因是什么, 事件发生时甚至是事发过后都一定要冷静思考,镇定应对,乐观面对。

不能冷静镇定也要硬硬冷静镇定地撑下去。。。真的真的撑多一会,要乐观地相信多一会儿就没事了。

如何平抚心灵克服创伤后遗症: 第一篇A章:自救意识

“你不是受害者,你是坚强的生存者”。

心语:
我要活 不能死
我要好 我很好
我要强 我很强
我不要输给我自己 我要救我自己
不能倒下 不能投降 不能放弃自己
最坏的都会过去的,好的会跟着来,处处还有希望!

I Am A Survivor. Not A Victim.

一个受创伤者本身的求活求好意志力真的要很强大!
面对打击和困境时,一直重复把以上那段能让内心强大的心语读出来,默背入心里,记进脑里。每次意志薄弱气馁想放弃时就重读这篇文章,而且从这篇开始就够了。

Realization 开始懂了

Realization 开始懂了 这几天开始好好回忆一番。。。整理思绪重新回忆一切。。。 点点滴滴发生过的每件事都还沥沥在心。。。 出了名糊涂健忘的我以为要写起回忆录很难,结果每个日子每个细节每个感受。。。原来我都记得很清楚,感觉依旧难忘。。。 翻开旧照细看从前我以为会痛哭奔溃之类的但为什么我的反应会是觉得甜蜜依然? 不解。 可能我还是一样。。。我还是我,只想记得一切的美好。 我不想仇恨在内心里扎根萌芽,我不想自己的心灵被仇恨蒙蔽而变得丑陋。 断断续续,写写停停。。。把内心最真实的感受,自己心里的那把声音写出来。。。 慢慢的我的心里好像越来越踏实和感觉有点释怀了。。。一些一直纠结的,不明白的,好像还没写完其实已经明白了。。。看清楚了。。 随着这样几天来坦然面对自己不顾一切的写着写着。。。似乎我从中领悟了一些不可言喻道理。 我希望我懂了。。。我想我知道我为什么想把整个事件写出来了。 一切的发生都有神明的旨意,一切都有他的美意。 主耶稣圣明,请赐予我心灵的平静,请赐予我勇气与智慧跟随主指引之光明的方向。Amen。

Fiancée 未婚妻? NO! I AM YUKI NG!

Fiancée 未婚妻? NO! I AM YUKI NG! 未婚妻——这个让女孩们听起来都觉很Sweet, 很浪漫美丽神圣的名称。至少给你这身份的人在求婚的当下让你觉得你是幸福的,因为他肯定了你是他“那个爱的唯一”? 订婚?未婚夫?未婚妻?对你来说那是什么定义呢?已“订婚”,还未婚的“丈夫”,还未婚的“妻子”?如果心智已成熟已确定对方的话, 是会说:我“即将过门的妻子;即将结发过一辈子的丈夫”。 可悲的是,给我这未婚妻身份的人已经不把它当成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对他而言不爱了那就仅仅只是一个随时可以改变的“称呼”罢了。 肯定这名份的人会誓死捍卫这神圣的名称。 否定或假定这名称的人会很潇洒地对你说那只是一个莫须有的“名称”罢了。 若事情真实的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你真的能那么洒脱吗?针没扎到你的肉说的人最容易,只有经历过的人被迫面对的人才能知道当中五味杂陈酸甜苦辣的滋味。 真的不好受啊。。。 无奈的是,思想开放的人在看待婚姻法律里所谓的“未婚妻”只是个“进行式”的“身份名称” 。 “进行式”代表着会继续进行下去?还是指一切还能有变数?应该能接受会有“变数”? 那如果先变卦的人是我呢?你能原谅这样不告而别的变数吗? 法律与情意之间,难以定义。 也是,想想有些人如果不把爱和婚姻承诺当成一回事,就算是公证结婚有张婚姻约束的一张结婚证书,有个曾经让你骄傲是某某人的太太老公的法定身份名称,说离还不是就离了吗?法律有黑白, 人心呢?变心了一切人人口里都会喊着的礼仪廉耻是非真理都会荡然无存。 事事无绝对,你的身份如果是别人赋予的,不到最后一分钟进棺材的那刻,还是会变挂的。 只有你我知道所有关于我们一切的爱的密码。 你设定了Loveyuki999而我设定为Iammrsyang来代表我们彼此心里的位置,提醒着自己无论在恋爱时,订婚或结婚后都要自重知道自己心有所属。爱的密码记念着我们彼此间爱和承诺。。。经过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卦后,如今你我之间不再有关联的情份,那我该改成什么纪念意义的定义密码呢? 删除了情份心中无需再为你保留位置,我的人生不会再有和你有关的密码了。 既然失去了Love忘记了999的约定, 我也不可能成为Mrs Yang了。。。我不用带着和任何人有关的附属名称过日子了。我决定了—— 我是我,I AM YUKI NG. 买下它的人当它只是一枚戒子,一个手饰。。。不代表承诺。 可怜的玫瑰还不服气的努力绽放艳丽的光芒, 不让自己枯萎得没有价值。 那天在网络上读到这篇文章,感觉很贴切。。。应该待嫁女儿心都是这样的。。。 但为什么唯独我的下场会不一样呢。。。。 【現在我是他的未婚妻】 再過一天,我和小霖就要舉行文定,互戴戒指許下我們要誓言一生的承諾。 好多人問我緊不緊張? 搞笑同事還要我今天說些即將成為「人妻」的感言! 奇怪的是,我好像不太緊張,每天還是一樣上班、閒晃然後看電視,即使習慣性地看看有關婚禮的相關資訊,可是,我好像不是很擔心。 擔不擔心兵荒馬亂? 擔心了,一樣兵荒馬亂吧! 擔不擔心無法穿進禮服? 擔心了,一樣得閉氣忍受腹部抽筋才能擠的進去! 擔不擔心婚禮進行的流程? 擔心了,身為準新娘的我好像只有當花瓶的份! 最期待的,好像就只有成為未婚妻的那一刻,從小,就覺得未婚妻三個字好浪漫喔,還不是夫妻,卻已經有了婚約,以後,我就得跟大家說我的小霖未婚夫在哪、什麼時候放假等等,雖然名字好長,可是,好好聽! 對我來說,婚禮是一個過程,一個我和小霖兩個人、兩個家族、兩個親友體系的結合過程,重要的是,準備過程中大家的心情,大家是不是很開心?大家是不是很快樂?大家是不是為我們倆的幸福祝福著。 只要大家能夠開心,我和小霖順利地完成這一切儀式,正式成為未婚夫妻。 那麼一些小細節是不是那麼完美? 呵呵…就算不完美好了,也不能重來一次啊?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