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Love Care Life 爱心关怀生命 / Stories 他她它的小小说

Stories 他她它的小小说

我的生日不快乐!

我的生日不快乐! 我的幽默;来自于绝望。于是我选择让别人快乐。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 你永远不会懂,除非你亲身经历过。 顽强个性+趋向沉默+强行压抑 = 造就了~延迟性PTSD症状。 症状在创伤事件后至少3个月(急性)至6个月(慢性)才发生, 甚至多年后(延迟性)。。。 忽视它,将影响一辈子。 创伤性再体验症状 主要表现为患者的思维、记忆或梦中反复、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也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 童年和年少时期,不幸经历过一些侵犯性恐吓性创伤, 加上五年前发生人生中最严重一次危及生命的情感身心创伤,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再顽强的人也倒下了。 后来的后来,每次延迟性PTSD并发症来袭时是没有预警的, 我从不知道它几时会发生,几时会结束, 情绪彻底崩溃到谷底时, 只有家人好友陪我承受, 只有他们见过那个“恐怖的我”。 我拒绝看心理医生。(虽然很多次都想求救) 我拒绝抗忧郁症药物。(虽然这是最容易的方式) 我拒绝成为忧郁症患者。(我坚信锻炼意志力和内心强大才能长期抗衡) 当很多人问过我过去是如何去克服时, 我总说:很简单——就是不放弃自己! 当然信仰也给了我支持的力量。 若说我的脑子或记忆深处, 还有余留一些创伤的残影(阴影)需要治愈, 那自我疗愈的过程中,我较崇尚自然健康的疗法。 用生命来改变自己的生命。 多年来保持积极照常生活过日子, 不断尝试与实现每个“看似不可能”的小小梦想。 让自己倍增自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办到很多事。 学会独立,却不孤单的和自己和平共处。 也进行让身心灵平衡的活动包括不断进修进取, 学会重视自己的价值,更爱自己。 但就如之前所说, 延迟性PTSD 来袭时是没有预警的, 偏偏地它准准选择在今年20.08生日到来凌晨时发作了。 那种痛苦的经历,画面又再次重新发生一次, 但这次我没有沉默压抑,我让自己放声大哭! 无助紧张,害怕恐惧,情绪紧绷,崩溃痛哭。。。 它们——都来齐了。😖 该庆幸它突发来袭时,我和以往的我不一样了。 我知道它们来了,要来,就来吧。。。 我有能力在很自觉的情况下一一坦然接受。 ...

Read More »

中国蛇精男刘梓晨被殴打

中国蛇精男刘梓晨(称:蛇精男)31/07凌晨时分在个人面子书上载了一段视频痛诉自己在外狂街时被一伙人拉去街口痛打,多处“假体”移位,“又要准备大笔钱去修复整容了”!愤怒誓言要向打他的人提告! 一向高调炫富,自豪自己整容到“面目全非”的蛇精男,特别喜欢挑战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网友的忍耐力,经常空开挑衅新马两国的网友,不友善的多方大力吐槽! 蛇精男其中一次在24/02 到临新加坡时还特地打卡,留言:“我最讨厌这个没水准的地方”! 这不是蛇精男第一次空开批评,他也曾说看不起新加坡华人不懂说中文。蛇精男强调:“别以为你能说英文就好过我,我不能说英文还是比你们水准高。结果惹得新加坡网民非常愤怒!群起与蛇精男掀起一轮网络骂战! 新加坡网民纷纷留言骂他。说要他马上离开新加坡永远不要在踩进新加坡! 这回蛇精男“终于被人狠狠教训海K一顿”。 但似乎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反而大多数网民明显表现出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到底是始作俑者利用网民关注加社交媒体随波逐浪得到满足自己的强大注意力? 不间断炒作引来的网民网络凌霸值得同情还是咎由自取呢? 你对蛇精男有什么看法? 针对蛇精男被打暴力事件,你有话想说吗? 欢迎以下留言分享! 视频和照片来源取自:蛇精男-刘梓晨的唯一私人小号和Shanghaiist 面子书

Read More »

小灯泡妈妈写的文章——我真的好想她

台北市内湖4岁刘姓女童“小灯泡”于星期一( 28/03/2016) 不幸当街遭斩首,身首异处, 惨不忍睹。 一篇1185字标名为“受害小女孩妈妈写的文章~(哭泣) 为人父母感同身受!!”的文章,中午透过不少社交媒体广为流传,转传着引发网友传阅、许多看过全文的,都为之动容落泪。小灯泡妈妈在这千字文中七度写出“我真的好想她(小灯泡)”不少人分享都说,很不舍。 女童母亲的博客与脸书,查证了这则信确实是出自她的手笔。而女童妈妈的脸书下午设定公开,是在16小时前所写。女童的母亲也向台湾媒体发出呼吁,表示愿意让媒体刊登女儿小灯泡的照片,希望能借此让事件发酵,但希望媒体尊重其家人的隐私,不要刊登其他孩子与亲友的照片。 这篇“受害小女孩妈妈写的文章”,字字感人,为人父母感同身受。 “当下,血肉模糊,我知道我已经挽回不了。咚…的一声,我知道他解脱了,我跟她说‘宝贝,结束了’ ” 除了家人给我看的记者会影音档和文字档之外,其他新闻我还无力消化。谢谢媒体工作者完整了呈现了记者会里我的发言。当下,不知道为什么,是哭不出来的,直到做完笔录。 我真的好想她。 直到陪三个孩子们踏进他们四个一起睡的房间,突然,我就崩溃了,姐姐也终于在此时开始放声哭泣,我们聊了好久好久,我一整晚,脑海终究只有‘如梦一场’我多么希望明天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小灯泡就跑来撒娇。 我真的好想她。   认识我的人都应该了解我,我凡事尽心尽力,我凡事问心无愧,我理性,我乐观、我也坚强,于此,我奋力的独自的拉住犯罪者,我真的很尽力。 走都走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唤回些什么,唤回些爱,唤回些什么,让她值得! 我真的好想她。 请大家帮我,好好抱抱你们身边最爱的人。很用力的、紧紧的、深深的,抱抱他们,告诉他:‘我爱你’ 有时候,真的是命。 周六,早上姐姐学校园游会,我们全家出动,小灯泡看到他之前的幼幼班老师、同学,那天下午David是要带姐姐回花莲扫墓的,前一晚,临时决定带小灯泡一起回去,小灯泡看到了好久不见的亲戚们。那一天,我们下午只有三小时,原本想回家休息的,但我们去了共学,小灯泡跟他的朋友们玩的很开心,很多爸妈也帮我们拍了很棒的照片。那一天,小灯泡见到好多好多的人,或许就是上帝在安排他做最后的道别。 我真的好想她。 今早,平常晚起的小灯泡,在姐姐出门上学前起床,乐的跟我说他今天很早起,有跟姐姐说byebye。早上,难得的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光,骑了他爱的摩托车载他出门处理事情,回家,他拿着水果,坐在大窗边的卧榻上,看着窗外,我问他:你在干嘛?小灯泡说:‘我在吃水果看风景呀!这里的风景好美,这个世界好漂亮’或许,就是在做他最后的回顾。 只可惜,我们早上还在讨论下个月生日要订什么蛋糕,要邀请谁一起庆祝。只可惜,差三天生日的我们,没办法一起庆生了。 我真的好想她。 还好,昨晚我抱着他跟她说我爱他,按摩着他直到入睡。还好,我们年初有出国旅行一趟,带他去了想去的迪士尼,带他坐了飞机。 或许,上帝硬是在我怀第三胎的时候,把小海豹也挤进来,让我有个跟小灯泡这么像的小海豹,是要让日后小海豹能替小灯泡陪我。 我,真的很想小灯泡。 在这个少子的年代,我没有因为我生了四个孩子上电视,却因为我少了一个孩子上电视,好像,有那么点讽刺?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真的知道,谢谢大家提供的各种资源,我们需要时间消化、整理,谢谢大家,请不要打电话给我和David,你们的讯息我都有看到,我需要时,我绝对不会客气,我知道这时候不靠你们,还要等什么时候? 我现在只想要鉴定赶快结束,还给我小灯泡,让她尸首合一,让我抱抱他,好好跟她说话。 我真的好想你,宝贝!” (主要照片来源: Claire Wang) 取自母亲面子书封面,部落格和网络。

Read More »
Translate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